您现在所在位置:首 页 >> 信息正文
信息正文
【群众话民生】法律援助民生工程为 未成年的我撑起“保护伞”
页面功能: 【字体: 】   时间:2019/12/3】  编辑:管理员】  【关 闭】  【打 印

我叫梁某某,舒城县人,今年15岁,是一名高一学生,一个单纯朴实的小姑娘,原本我也有一个温暖的家。20079月父母离婚,我由母亲吴某抚养,一直和母亲在一起生活,父亲没有支付一分钱抚养费。自2018年开始母亲因在舒城工作工资太低,无力承担我的学费和生活费用,同时,还要赡养外婆外公,迫于生活压力准备去苏州服装厂工作,无奈之下与我父亲于201811月签订了变更抚养权协议书,我由生父梁某抚养,母亲每年给5000元抚养费,今后上学、生活事宜均由父亲全额承担。

在抚养权变更之后,我就来到父亲家中和父亲生活,我正处于青春期,性格难免有些叛逆,在一起生活的短短几个月期间,和父亲经常闹矛盾和吵架,但父亲对我不依不饶,更谈不上任何包容和理解,甚至说我做人不诚实人品有问题。今年五一假期,采取反锁门、换门锁等方式不让我进家门。在短短的五一放假几天时间内,警察叔叔出警协调三次,我是有家不能回,在街头流浪三晚。这样的父亲让我彻底死心,和他在一起无法生活。

万般无奈之下,我到舒城县法律援助中心向他们倾诉苦水并寻求法律援助,中心的叔叔阿姨们热情的接待了我,并联系检察院请求协助。舒城县检察院对我的事情也非常关心和重视,表示愿意提供帮助并以检察院名义支持诉讼,和法援中心联合办理我的案件。

在舒城县检察院和舒城县法律援助中心及援助律师努力下,多次从法理和情理上做思想工作,历经法院两次调解,我的父亲才答应每年支付5000元抚养费到我18周岁,再次将抚养权变更给我母亲。

我和父亲的抚养权纠纷已经了结,但援助律师的工作仍在继续,冒着酷暑将我的衣物行李从我父亲五楼家中取出,爬楼梯楼上楼下跑了四趟,然后自驾车辆将我们母女二人所有物品全部送达到我母亲在农村的家中。到家后我母亲把汽油费微信转账给援助律师,但被他礼貌的拒绝了,并且微信回复:“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这个案件,我们母女俩对调解结果都很满意,案件不管是最后的调解结果还是在办理过程中,都离不开检察院和法律援助中心及援助律师关心和帮助,在维护我们最基本的合法权益和匡扶正义的前提下,为我们母女俩争取到应有权益。

是法律援助民生工程为未成年的我撑起“保护伞”,让我充分感受到党的关怀和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现在我又回到校园,继续我的学业,我一定会认真学习,努力成长为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以优异成绩回报社会。(梁某某口述,舒城县法律援助中心整理)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六安法律援助中心
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号:皖ICP备10200154号 技术支持:金蜘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