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 页 >> 信息正文
信息正文
【群众话民生】法律援助来相助 艰难调解获赔偿
页面功能: 【字体: 】   时间:2022/5/10】  编辑:管理员】  【关 闭】  【打 印

我叫陈某某,女,今年34岁,是裕安区徐集镇黄岳村人,家中还有一个13岁的妹妹。我的母亲多年亲就离家出走,至今已有十余年杳无音信,家中经济困难,父亲靠着在周边打零工辛辛苦苦抚养着妹妹。2022324日,我接到电话,说是我的父亲在家附近的平桥工业园干活时,从高处坠落,身受重伤正在抢救。我如同五雷轰顶,一下子感觉天都塌了,随即赶到医院日夜不离地陪在父亲身边。然而,4月下旬,噩耗还是传来,父亲终因伤重救治无效身亡。

父亲的离世让我万分悲痛。家中叔父知道此事后,都在安抚我的情绪,告诉我当务之急是解决好赔偿事宜,早日让父亲入土为安。于是在叔父们的带领下,我强忍悲痛,来到了裕安区徐集镇法律援助工作站讲述了我父亲的遭遇,请求政府和司法机关帮助维权。徐集镇政府、公安分局、平桥工业园管委会也从不同渠道了解到此事,各个部门纷纷表示将会帮助我维权。

经过工作人员的调查了解,我才了解到事情的细节,原来是工业园内的一家公司更换推拉门,便找到一位姓胡的老板,胡老板再找到我父亲到现场安装,安装时脚手架倒塌,父亲从高处坠落。工作人员分析,事故的发生与公司、胡老板、我父亲本人都有责任,向公司和胡老板要求赔偿是完全合理正当的。在此之后,法律援助工作站和政府各部门工作人员考虑到这件事时间长,影响大,便叫上公司负责人和胡老板协商赔偿事宜,希望以调解的方式协商赔偿。不想一连三次,公司负责人每次来的人都不一样,而且都是推脱责任,或是表示公司经营困难,难以赔偿,再或者让我们家走法律途径,诉讼解决。胡老板虽表示愿意赔偿,但也实在经济困难。调解一时陷入了僵局。在此期间,各个部门工作人员做了大量的工作。58日,在法律援助工作站的主持下,政府各个部门到场,我们家、公司、胡老板三方再次到场进行协商。协商中,工作人员释法说理,依据法律解释了责任划分,据理力争,又从我的家庭情况、社会影响等各个方面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为我争取赔偿。终于在58日深夜,三方达成协议,公司和胡老板分别赔偿36万元、25万元,将在近期支付。政府考虑到我们家的困难情况,也答应我们家给予政策帮扶救助。

如果没有城乡困难群众法律援助民生工程,如果没有法律援助工作站工作人员和政府各部门的相助,我哪里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感谢他们披星戴月的工作,感谢法律援助民生工程,让我能够维护权益、走出悲痛和阴影。(陈某某口述 徐集镇法律援助工作站整理)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六安法律援助中心
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号:皖ICP备10200154号-1 技术支持:金蜘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