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 页 >> 信息正文
信息正文
【基层话民生】千里之外的无私援助
页面功能: 【字体: 】   时间:2021/9/7】  编辑:管理员】  【关 闭】  【打 印

我叫许贵玲,今年44岁,青海省湟中县人。2021724日中午,我丈夫郸发业的同事从安徽六安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郸发业在六安工地出事了,已经不幸身亡,听到这一噩耗,我一下瘫倒在地。我丈夫郸发业今年才四十多岁,在六安打工已经五六年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全靠他一人在外打工挣钱,他是我们全家的顶梁柱,是全家人的天,丈夫的突然离世,对我们全家人来说,就意味着天塌了。

725上午,我们一行十来人匆匆从青海来到郸发业生前的工作单位六安某钢结构公司,公司杜老板虽然没有完全推脱责任,但提出业主单位张老板也应承担部分责任,郸发业本人也有过错,要求我们三方共同分担,公司如此态度令我们不知所措。当天下午,我们跟随公司杜老板来到位于裕安区固镇镇辖区的某养殖合作社施工工地,不出所料,由于各方当事人意见分歧严重,协商结果不了了之。下一步该怎么办?来的人七嘴八舌:有的说我们去公司闹,有的说干脆我们就在工地不走,也有的说我们去法院打官司,还有人说不行我们去市政府上访,等等,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深深地陷入无望之中。这时候,有人提议,听说法律援助是专门为困难弱势群体免费打官司的,不行我们去司法所问一问,看能不能提供法律援助?或者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该提议很快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

726一早,我们来到固镇法律援助工作站。我们虽然是汉族,但生活在藏区,风俗习惯属于藏区,工作人员虽然非常耐心地听取了我们的陈述及诉求,但由于方言不通,沟通起来还是有点困难。于是,工作人员经协调,抽调了一名在当地工作的青海籍人员,一路陪同,全程“翻译”,看到工作人员如此细心,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鉴于青海湟中与安徽六安相隔一千余公里,工作人员告知我们该案若通过工伤认定、仲裁、诉讼等,程序复杂,消耗时间长,我们在时间、精神、精力等方面恐怕难以承受,建议我们首先选择非诉讼调解程序,便于该起纠纷及时化解。另外,工作人员非常诚恳地告诉我们,作为受害人一方,我们提出的任何诉求虽然都能理解,但要解决问题,我们的诉求要于法有据、合乎情理,切不可道听途说、无理缠诉。通过工作人员的一番真情疏导,我们的心底已经踏实了不少。接下来的时间,工作人员放下其他全部工作,全身心投入该起事故的调查调解。调解过程中,工作人员反复强调:不论是工伤待遇,还是民事赔偿,受害方的合理诉求,只要有法律规定的,都应考虑予以支持;不论死者本人工作是否存在过错,作为工伤赔偿都不应该苛求死者的责任,何况法律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应该承担无过错责任;不论用人单位还是业主单位目前存在多大困难,都要首先千方百计地共同解决受害人的赔偿问题;不论受害人是外地人还是本地人,我们都要一视同仁,公平公正。看到工作人员如此陈词,令我们在场人员无不为之动容。如果说之前我们心中还有或多或少的疑虑,那么现在这或多或少的疑虑已彻底烟消云散。经过三天的艰辛调解,三方当事人终于在728日达成调解协议,99万元的死亡赔偿款项也一次性给付到位。

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大字不识一个,我丈夫郸发业在远在千里之外的安徽六安意外身亡,让我六神无主,身心憔悴。如果不是法律援助工作人员的及时援助,我可以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是法律援助给了我希望,给了我温暖,给了我信心。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我难以相信,我前前后后没有花费一分钱,但调解结果非常圆满,法律援助工作人员的无私与奉献出乎我的意料,高效与公正出乎我的意料。离开裕安区固镇镇,我是满怀感激,但却无以言表。虽然我的人生遭遇了不幸,但我却有幸生活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由衷感恩国家实施的法律援助民生工程,是法律援助民生工程的实施,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裕安区法援中心)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六安法律援助中心
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号:皖ICP备10200154号-1 技术支持:金蜘蛛网络